南宫荫落

写给自己看的东西【唯一男神何家劲】【墙头无数随时溜号】

精分始祖张卫健
女装大佬张卫健
克妻狂魔张卫健

Dk你怎么这么行

全剧第一大boss做男主……

这个感觉还真是兴奋

咱们穿越吧好像是有dk的哦……

循循环环一个圈,怎么都能连的起来

想去看了,为了dk和立立

和府纪事【十二】【血案篇】

失忆+恭王府设定
今日出行啦

没有文笔
没有剧情
只想圆个脑洞

许久没更了,也许并没有从前那样的感觉
希望没有什么困扰噗

若无雷,请往下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【六】清风散梦梦终断,四九长烟烟处行

菩萨蛮·朔风吹散三更雪
纳兰容若【清】

朔风吹散三更雪,倩魂犹恋桃花月。梦好莫催醒,由他好处行。
无端听画角,枕畔红冰薄。塞马一声嘶,残星拂大旗。
【题】

梦好莫催醒,由他好处行。
将手中的茶碗推到一边,和珅撑着下巴望向那人的屋子。清风拂面,此时虽秋日朗照,由着满园风景,还是贪得了一片阴凉。和珅此刻正在那昨夜的凉亭之中,伴着清风,哼唱着那昨夜最后的曲儿。
梦好莫催醒……
和珅当然明白什么意思,明明白白,纪昀再不会打算去瞒着他。可此话一出,他们二人这难得的和稳相处,便注定要去打一个结。想来当真是可惜,和珅不免叹了口气,这难得的相依为命,却终究要因着一人的离开,而注定碎成一场黄粱梦。
迟早的事情罢了。

一杯汤药,一顶瓜皮小帽,两副黑水晶墨镜,带一件貂皮披风。和珅将东西一样一样的摆在纪昀面前,整整齐齐,规规矩矩。
“出门?”
“喝了药再去。”
纪昀看着那汤药,与平日里并没有什么不同。和珅细心,还吩咐着在旁边放了一小碟的蜜饯。被糖与蜂蜜腌制过的蜜饯泛着光,与旁边的汤药一起,莫名的暖人。纪昀不由得低头轻轻笑了,该发生的总是要发生,和珅已经决定了,那他也该决定下来。
这几个月的点点滴滴,这十几年的恩恩怨怨,总该有个定数。
理不开,剪不断,怎么能算得清?
纪昀端起碗来,将那药喝了个干净。和珅见他放下,伸手给嘴里塞了个蜜饯,轻车熟路。纪昀看着人拿走了他自己那副墨镜给他戴上,眨眨眼,将东西吞了下去。和珅吩咐着将汤药送走,笑着看那表情莫名可爱的书生,笑出声来,“我在外面等你,记得穿好披风。”
“你那烟杆是哪来的。”纪昀没有理他的话,直接问了起来。和珅听着脚步一顿,露出一脸的不明来,“什么?”
“别装蒜,上次在书房看到了,哪来的?里面的烟叶儿,小兰花?”
和珅眨眨眼睛,愣了许久后才开了口,带着一丝复杂的看着纪昀,抿起了嘴,“已经许久没再抽过了,算算日子,也有几个月了吧。”

几个月,这话说的是什么意思纪昀实在是清楚的很。和珅心底那点小九九他已经摸透了,与他恢复记忆与否并无关系。能花这么些时间来尽心尽力的去照顾一个人,这内里抱了个什么样的情感,他实在是不能去忽视。
更何况,他已经想起了大半。
和珅走在前面,仰着脑袋挺着肚子,一副趾高气扬的模样。手却放在身后,紧紧的捏着纪昀的披风。久病的人脚步还有些虚浮。在这人来人往里,和珅总是放心不下。
就像从前那些日子一般。纪昀心想,忍不住漏出点笑容来。眼睛遮在那黑水晶的镜片下面,嘴角微微勾起,因着这莫名的好心情平添了一丝可爱。纪昀伸手,握住了抓着披风的爪子,也不去管和珅那一瞬间的僵硬,拉着他直往旁边的店里凑,“总该到处去看看,总看这摊子有何意思?”
“是……是没什么意思。”和珅被人拉的跌跌撞撞,因着怕伤到人也不该用力。心底是有些迷茫了,可迷茫归迷茫,难得见人开心,倒也不失为一件坏事。揉一揉被人方才放开的手腕,站一旁看人与老板轻车熟路的套话,和珅暗暗眯起了眼睛。
这人这讨价还价的模样倒是一点没变。熟悉的和珅不禁要怀疑起这人是否真的全部恢复了记忆。而如果细想起前几日发生的间隙,他不得不多一个心眼。狡猾如纪昀,一只名副其实的老狐狸,他的一举一动和珅都不敢小视。可即便如此……
即便如此,见着这人受伤时,和珅还是放不下。既然放不下,那也便只能从心。

旁边和珅自己陷入了沉思,自然未见纪昀现在的动作。手中一张纸条带着熟悉的墨迹,被老板接过细心收进袖子里。待和珅元神归位时,纪昀手中已经多了个木盒。
方方正正的一长条,雕着一株秀兰,挺拔摇曳。纪昀将东西打开,里面是一副卷轴,用上好的檀木装裱了,纸张微微有些泛黄,怕是放了有一些时日而未见日光。
和珅还未曾发问时纪昀已将卷轴打开,里面熟悉的字迹让和珅心里猛的一跳。那是一首词,一首曾经二人红梅醅酒时,共谈先人多情的笑话。
“大丈夫,应纵马天下,何必为这儿女情长而毁了一生豪情,最终落得个郁郁而终的下场?”
“可笑其人,本乃天造之才,生生毁在个情字,悲哉,叹也。”
和珅还记得当时纪昀不过只是笑,不说,不语,不动。手中还晃着那一杯清酿,看着他,眉眼弯弯。和珅忘不了那眼神,就如现在那人看着自己的眼神一般,他竟是痴了。

“木兰词
纳兰容若
人生若只如初见,何事秋风悲画扇。
等闲变却故人心,却道故人心易变。
骊山语罢清宵半,泪雨霖铃终不怨。
何如薄幸锦衣郎,比翼连枝当日愿。

纪晓岚
敬赠致斋”

和珅突然间明白了。

一个大纲【二】【待补】

江湖一战,即便与众生为敌,也不过嚎叫一声,吾乃狂徒也
杀之,所谓正道。战矣,不过自傲。
菩萨心肠?笑话而已。

昭凌收了剑,踩过脚下的鲜血淋漓,对着自家主人悠然一笑,如同平常请安一般,勾唇,却生生带了弑人的杀气。
黄三是第一次看他这般模样。
男装,墨发扎成的辫子此刻也已散开,生生流成了一片瀑布,衬着那青兰色的外褂与褂子上的血,如同噬魂夺魄的恶鬼。黄三吞了口口水,他实在是想不到,往日里如清风一般的美人,竟也会有这般恐怖的模样。
那是江湖的顶尖剑客,天下的第一杀手。

事情起源,不过只是一封再普通不过的书信。白纸黑字,只写着许久不见。
没有姓名,没有落款,甚至没有封皮。就那么一张纸,在众人神不知鬼不觉的情况下,放在了布庄内厅的大堂里。
何等绝世的轻功。
黄三自上次慕容府一事后便对江湖产生极其浓厚的兴趣。爱新觉罗氏自幼习武,而他平常几次微服出巡也并未遇到过什么敌手。而这等的侥幸,在他遇见慕容琼宇的那一刻,就再也不复存在。
束手待毙,身为身经百战的军人,爱新觉罗氏的帝王。黄三竟是第一次遇见此等的情况。他没有任何办法与那些人相抗。出手之快,下力之狠,让他没办法去应对。
那日若不是昭凌赠与他的神农木,他怕是在当场便被人毒杀。而之后若不是昭凌独自一人闯进进了总坛,他怕也早已死无全尸。
此等耻辱,怎么会是一个帝王能够忍受的事情。于是在昭凌将信送与红烛之后,黄三便提议,赴宴。
“昭凌既然认朕为主,这朋友,总是该引荐一番的。”
昭凌没有被遮住的眼睛此刻微微眯起,内里似乎闪过一道光。黄三察觉了,却无法可知。
直到事后他才发现,那是杀气,决心置人死地的杀气。
帝王?对于一个江湖人来说,不过只是笑话。

一线天外,半壁悬崖,三尺青锋。
一夫当关万夫莫开矣。
黄三伸手摸了脸,那是一张假脸,一个有着刀疤的武夫。这张脸让他第一次见到昭凌的易容术,细致,如同他本人一般,赏心悦目。
所谓的杀手六绝。
“易容术,隐藏基本罢了。”昭凌收了东西,朝着人微微笑笑,过于美丽的脸带了一丝温和,可黄三总是能感觉到冷意,比第一次见到这人时更深的冷意。
昭凌并不开心。
此刻,站在这匪帮寨门,那冷意便愈加浓郁起来。烈日炎炎,黄三竟是生生打了个寒颤。抿了抿嘴,他忍着没有说话。
此刻的黄三,是一个名副其实的黄三。
此刻的黄三,不过是慕容府主人的侍从。

“听说你寻了主人?”
“那主人,不是普通人吧。”
“自然不是。”本来便好听的声音生生带了一丝粘腻。昭凌手指玩弄着编起来的辫子,滑顺的发丝在白皙的手指间旋转,对比分明。黄三眼神忍不住往下瞥着。尽管知道这是个男人,可有时,他依旧会感受到心微微的颤抖。那是动情,他清楚的很。可他没办法去接受。
爱美之心人皆有之,更何况他乃一代风流帝王。
“你那小侍从,心不在焉呀。”
“新人,他愿意如何便如何。”
领头的是个女人,身量不高。黄三在心底暗暗的比较了一下,与宜妃相差无几。可身上却有着散不去的血腥味,衬着那张姣好的脸也诡异起来。似乎是察觉了目光,女人扭头瞥了他一眼,而这眼神,让黄三不由得想起第一次看到昭凌的眼睛那日。一双过于明亮的黑眸,狭长的丹凤眼,生生勾出一丝妩媚来。
永生难忘。
“别的不说,至少是个色鬼。”
“说的不错。”昭凌点点头,扭头看着女人挑了下眉,“怎么,没别的可说了?”
“不过叙旧,叙旧罢了。”女人摆摆手,护身的铠甲发出清脆的金属声,“晚了,明日再聊。”
昭凌听罢,起身整了整衣服,率先走了出去。

“所谓何意?”
“威胁。”扭头看着他,昭凌笑了声,推开了房间的大门,“不是威胁我,而是威胁你的。”勾唇笑起来,手中的玉萧拍在桌子上,扭头看向身旁的人,黄三没有什么表情,他也不能做什么表情出来。此情此景,彻骨的冷意让他没办法说出一句话。昭凌手指点点桌子,黄三会意,坐在桌子一旁,伸手接了昭凌递过来的一块小东西。
一颗碧绿色的琉璃,泛着淡淡的光,生生晃了他的眼。
“避毒珠,有问题时含在嘴里。昭凌恐怕没有办法,随身保护公子了。”

随身保护?他什么时候随身过?
黄三狠狠的将面具摔在一边,门口已被人团团围住,他动弹不得。
昭凌早已不知所踪,他一人留在这山寨中,被人挟做了人质,衣食住行都有多人看管。往日微服,他哪受过这样的委屈?被人视作眼皮底下的蝼蚁,毫无地位可言。
如何能忍?
捏紧了手中的铁骨扇,将昭凌留下的一片黑纱叠成三角敷在脸上,自窗口一跃而出。
铁骨扇起!
长枪自身后而出,刺入扇骨之间,黄三猛的合扇,扇骨夹着枪尖拉至身前,旋身一脚踏上那人面门,夺枪!
那人身体向后倒飞而出,一下压倒了身后不少同伙,黄三抽出长枪,身姿落地的一霎长枪出手,生生扎透了那人的胸口。鲜血顿时涌了一地,刺红了黄三的眼。
战场?战场都没有如此凶险!
面前的是死士。你死我亡,拼的便是一条命。黄三忙几步冲到门口,扇骨隔开面前的几柄刀锋,侧身旋自众人头顶落到身后,飞起一脚将面前的人踹自一旁,墨扇骤开,挡住了迎面一柄,那剑力道之大,竟让黄三不得不后退几步才稳住身形。
那领头之人此刻正笑着,眼神里带出的凶狠比起他在战场上见到的将军也不逞多让。
绝世的高手。
“昭凌不会轻易呆随从,即便是带,也绝不会带到明处来。”
“杀手的隐藏是基本,你不是杀手。”
“我是他的主人。”黄三皱眉,哼笑了声,“你将我困住,就是早就知道了这一点?”
“如此不懂规矩,猜不到才是奇怪。”
黄三皱眉,扭头看了看身后,除了刚开始刺死的那人外,其余匪徒此刻已经举起了手中的兵器,只等着主人一声令下,将他刺成个刺猬。
束手待毙。
又是这种无力感。
天下怎能有如此的黑暗之处?
黄三暗暗的开始施力,他今夜必须要离开此处,否则,一切都将算不清楚。
“你觉得,我是谁?”
“你怕是不知道,慕容琼宇本是官家之后。”
黄三挑眉,他发现那女人的力道渐渐小了,便干脆趁胜继续施力,两人还在僵持,可两人都知道,结果马上便将有了个结果。
“有了官家庇佑,将慕容府纳进官家范畴。慕容公子至始至终,都不是什么江湖人。”
“若不是他够强,也够狠。”
“江湖容不下他。”
黄三听明白了他的意思,而看女人的眼神,自己的身份即便没有全中也已经七七八八。手上依旧还在施力,他看着女人皱起眉来,暗暗一笑,猛的向前一推,见女人后退几步的空档转身,墨扇猛压身后长枪,起身一踏借力上了房顶,转身便没了踪迹。
于是他也便没有看到,女人隐在暗处的,一丝冷笑。

黄三再次看到昭凌是在扬州最大的青楼之中。
红袖招,倾城貌,檀香微燃,勾起一丝绮丽。
清雅的美人将手中的茶壶放在桌上,对着昭凌行礼,一声软软的师兄,带了莫名的魅意。
“陆婉清,此地花魁。”昭凌伸手握住了黄三的手。此刻他刚刚换了衣服,在外面几日又渴又饿,连手腕都比往日纤细了不少。昭凌摸了摸手腕,摇头“你中毒了。”
黄三一愣竟一时想不起他是何时中毒。昭凌也不理他,只是抬手写了药方递给了身旁的白衣美人。
“我……”
“若是当初你将神农木带在了身上,今日也不会有这么麻烦的事情。”昭凌给他倒了杯茶,淡淡的清香让皇帝心里也渐渐平稳下来,“你到底是什么人?”
“慕容府主人。”
“慕容府又是什么地方?”
昭凌抬眼,黄三盯着他,一副认真模样,“当初有人算计你,不仅仅是因为你们是个杀手组织。而你来寻我,也是因为心里有莫名的信任。”
“你是朝廷的人。”
“从前是,现在不是。”昭凌给自己也满了杯茶,低头抿了一口。
“多事的人,总是要处置的。”

七夜哥哥你这个奇怪的表情是怎么回事啊😂😂😂😂

浆糊里最爱的果然还是叫萌叫,一辈子都脱不去的坑

可惜好多美人不在里面,太可惜了

写文永远拘泥于一种风格,对我来说,大概会被自己烦死吧
也不知道别人怎么坚持下来的

多样化挺好的不是吗